07242019

Last update11:26:58 AM

Back 您目前位置:Home 心 視 界 紐約飛鴻 登高山渡長橋
週四, 21 九月 2017 08:36

登高山渡長橋 精選

貼文者  作者 : 圖文: 喬字鄭
給本項目評分
(8 得票數)
孫子孫女到我這度暑假的六周轉眼即過。八月底我送他們囘瑞士讓他們調適時差準備一個禮拜後的開學,我也安排多待一個禮拜陪他們。可是到了那後才知道兒媳婦希望倆個孩子多運動多交朋友已經爲他們安排了一周六天每天上午九時至下午二時的運動營活動。這當然好可是卻讓我每天閑了大半天無所適事,附近的風景名勝早就去過不想再去,突然想起不久前在新聞上報導一座全世界最長的步行吊橋就在瑞士建成,就拉著兒子一起找關於這座橋的訊息。

這座在今年七月二十九日才通行的吊橋叫庫藍吊橋(Kuonen Suspension Bridge Charles Kuonen 是這座橋的主要捐款人)又叫然達吊橋(Randa Bridge, Randa - 然達鎮最近)在瑞士南部距兒子家開車三個多小時可達。網上的資料說從然達鎮到庫藍吊橋一趟來回需時四小時。如果一大早開車去晚上就可囘來,在家無聊,兒子又一再慫恿就決定一個人單槍匹馬去探險。

走遠路登高山之前是需要有充分睡眠休息的,但前個晚上沒睡好覺,一則因爲自己對這次單身探險的興奮和期待,再者也是孫女半夜跑到我房間要我抱要我陪她睡,這個丫頭知道我最愛她,對她總是有求必應的。等把孫女哄睡我也沒法再睡了,天還沒亮就開了車子上路。平時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上,沒幾部車子,要在美國早就踩油門衝了出去,可是在瑞士到處有照相測速,以前就被開過幾次罰單而且是囘美國後寄到兒子家,由兒子代付罰款被老婆不知念了多少次,所以一路開車都保持在速限以下。

路上很順利,出門兩個鐘頭後GPS把我帶到大山脚下叫我上“渡輪” (ferry),這段路沒開過,天色也還暗,心想山邊哪有渡輪,一定是GPS搞錯了。幸而前面有停著排隊的車子,問了才知道渡輪是指載車子的火車,把車子開上火車,再由火車載著上面的好幾十輛車子走二十分鐘的隧道,從阿爾卑斯山北麓穿越到山的南邊,這樣走比繞道開要省近兩個小時。車子開下火車後再開幾十分鐘就到了登山起點的然達鎮(Randa)。

停了車子,先到當地旅遊中心問了些登山的資訊,拿了份地圖就走進這個在阿爾卑斯山脚下海拔1408公尺,開闊,寧靜,清潔,美麗的小鎮。依著地圖指示一過教堂就開始往雄偉的大山上前進。在網上,在然達旅遊中心得到的訊息都是,這段山脚到吊橋來回的環形步道(circular trail)共8.7公里(不到5 英里),需時四小時左右。我平時步行(hiking)走兩三小時,四五英里是常事,就以爲這段路或許稍難也應該不是大問題。沒想到上坡4.3公里的垂直上升有999公尺,下坡4.4公里還又下降999公尺再加上天陰霧氣大,窄窄山徑上的石頭都又溼又滑,真擔心失足滑下山谷。跟兒子借的兩隻登山杖還幫了不少忙,在陡峭的步道上爬不到一小時就已氣喘如牛,繼續還是回頭的意念在腦子裏來來回回好幾次。不斷的休息鼓勁最後總算爬上了橋頭,可已花了三個半小時。

天陰還飄著小雨遠處的幾座大山只依稀可見但無法一覽全貌,但附近的景色還真是震撼人的美。建在兩座山峰上海拔2267公尺(7438 英尺)的這座吊橋本身也極可觀,長494公尺,離地最高處有86公尺,最令人贊嘆的是這座橋僅花了十個禮拜就建成。不知以後還有機會再來否,好好的把附近風景看了個夠才從橋的另一頭下山。雨開始越下越大,步道更是泥濘,我穿的普通球鞋當然比不上登山鞋,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可是還是滑了三次跤,除了鞋子褲子和外套全沾滿了爛泥,人還好沒摔着,心裏還想要是摔傷了回去可一定會被自始反對我來爬山的老婆給駡死。花了近兩小時才回到山脚下。

五個半小時的登山讓我大腿痠小腿尤其膝蓋又腫又麻,再加上渾身爛泥狼狽不堪,只能嘆息雄心依舊在,體力已不復了。回到旅遊中心稍作整理就開車往回走,開車離開停車場沒看見旁邊的矮欄杆,把兒子車的門上刮了好長一條,是此行唯一讓我懊惱的事。

來時開車只花了三個半小時回程卻開了五個半小時。除了途經兩個大城,伯恩(Bern)和 巴塞爾(Basel)周遭公路的塞外,還因爲疲憊不堪不得不在休息站停下來打了個盹。回到兒子家,洗了個澡飯都沒吃,倒頭就睡,一覺睡了足足十二個小時。第二天兒子媳婦問我這麽累的一天值得嗎,我說絕對值得,但是大概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力原  二零一七 年九月六日 紐澤西 畫眉小樓

附加信息

  • 作者: 圖文: 喬字鄭
閱讀 1048 次數
此類別中更多的: « 從新澤西步行到紐約
登錄後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