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92019

Last update11:26:58 AM

Back 您目前位置:Home 心 視 界 青澀歲月 阿爾卑斯山的晚霞
週四, 02 八月 2012 17:57

阿爾卑斯山的晚霞 精選

貼文者  作者 : 任翔
給本項目評分
(25 得票數)

高中時代正是對很多新事物都充滿憧憬﹐似懂非懂﹐不懂裝懂的年紀。不懂卻超愛表現﹐尤其想要在同儕中顯得與眾不同。那時愛看古龍的武俠小說﹑瓊瑤的愛情小說﹐但是卻要談論王藍的藍與黑﹑鹿橋的未央歌﹑卡繆的異鄉人﹐才顯得有氣質。劉家昌的我家在那裡﹑劉文正的諾言最容易朗朗上口抒發自已的心境﹐可是總要搖擺著嘶吼英文歌曲敲三下﹑週六夜的狂熱﹑他不重他是我兄弟﹐才能顯示你的前衛。


當然最難的﹐也最能顯示深度與氣質的﹐就是你還能秀出古典音樂的素養。雅俗共賞的交響樂固然要聽的出曲出何處﹐性靈高雅的鋼琴小品也要能如數家珍﹐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藍色多瑙河﹑貝多芬的給愛麗絲﹐都是不可不知的名曲﹐但是真正要顯示功力﹐就要背一些不是那麼熱門但聽曲名就引人遐思的名曲﹐像舒曼的夢幻曲﹑歐伊斯頓的阿爾卑斯山的晚霞﹐不管在什麼場合﹐一旦樂聲響起﹐那怕是幾小節﹐你就能輕鬆的道出曲名和作者﹐讓全場的同學都驚歎的把所有目光都投注在你身上。

年少的我就曾經無知的這麼想﹐也偏執的就這麼生吞活剝的去做著苦背鋼琴小品的傻事。數不清多少個孜孜矻矻的夜晚﹐一燈如注下﹐埋首溫書的同時﹐辛苦存錢買來的世界鋼琴小品全集黑膠唱片一遍又一遍的放著﹐雖然我壓根兒就沒有想去領略每一首曲子裡名家們不同時空下的心境和他們構築的世界 ﹐但毫無疑問的﹐這些經典名曲為呆板苦悶﹑考來考去的日子﹐注入鮮活的韻動。聽久了﹐新知逐漸變成舊雨﹐每當偏愛的章節響起﹐我總是能精準無誤的與流洩而來的熟悉旋律在心中唱和﹐像極了知心朋友默契十足的相互傾訴。而透過樂器之王鋼琴彈撥出來的音符﹐是那麼清脆輕靈﹐熨貼悅耳﹐總是輕易的觸動我純稚的心靈﹐舒暖的撩起我對即將到來的大學生活一波又一波的遐想。

多彩多姿的大學生活終於在萬般期待下被迎來了。一入學活動一大堆﹐其中陣仗最大也最有趣的是新生盃合唱比賽﹐我們班企管系女生少﹐不知誰想出絕妙點子和家政系結為姐妹班﹐馬上合唱團大爆滿順利組成﹐接下來純男玉女們把握住每一次練唱的機會蠢蠢欲動﹐男聲女聲你唱我和﹐男生女生你追我求﹐每個人都刷亮羽毛﹐躍躍欲試的等待放出光芒。

大家平時練唱都隨便找個教室﹐用錄音機伴奏﹐但正式比賽在即﹐非得找個有鋼琴的場地不可。我們的伴奏是位來自醫生世家的女孩﹐家裡環境寬敞且有鋼琴﹐邀大家去她家練唱。那天在她們家典雅的客廳裡大夥兒格外專注﹐平時合的七零八落的楓橋夜泊﹐唱得居然真有悠揚鐘聲傳出的感覺﹐現場的氣氛頓時有氣質起來。中場略事休息﹐大家起鬨要她露一手﹐她措手不及就問大家想聽她彈什麼呢﹖現場突然安靜下來﹐沒有人出聲﹐大部份的同學真的不知道要請她彈什麼﹖

數秒之間﹐在我腦海當中已閃過一串鋼琴小品的曲名﹐少女的祈禱給愛麗斯太俗了﹐夢幻曲銀波夠浪漫﹐可是有點冷門﹐萬一她不會彈﹖阿爾卑斯山的晚霞是彈琴必練﹐曲名聽來就有氣質﹐也沒時間讓我多想﹐絕不能把這難得的表現機會錯失了。於是我立刻站起來大聲說﹕彈一首阿爾卑斯山的晚霞吧﹗看的出來她很雀躍﹐開心的對我投以贊許的眼光﹐語帶興奮的說﹕我會彈﹐我很喜歡這首曲子。接著她神采飛揚的按下了琴鍵﹐當流暢的音符響起﹐我看到同學們紛紛投來驚奇的眼光。

當年悶頭苦背的功夫終於得以初試啼聲﹐雖然只是講出一首鋼琴小品的曲名﹐從大家意外又欽羨的目光中﹐我仿彿被加持了一道光環﹐心中一陣鼓脹﹐原來這就是我一直在追求﹐卻看不著﹐摸不著的氣質與深度。現場近距離的即席演奏﹐樂聲格外悠揚震撼﹐久違的旋律立刻觸動了我﹐心中有著無與倫比的感動﹐分不出是因為得到氣質與深度的冠冕﹐還是與阿爾卑斯山的晚霞老友重逢。

自那天後﹐我曾期待再有機會表現聽音辨曲。但大學四年﹐接著當兵﹑留學﹑回台北做事﹑再到矽谷打天下﹐再沒有碰到一次這樣的場合。漫長的三十年過去﹐時光已毫不留情的抹去了我對氣質與深度的關注﹐也逐漸沖淡了我對這些名曲的記憶。

直到最近公司遷移到鄰近家居的東灣﹐通勤變成輕鬆愉快的山邊鄉道之行﹐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會經過一個向西的山口﹐常常轉過鞍點﹐漫天的彩霞就迎面而來﹐看著落日餘輝煦爛的灑在山谷中﹐腦海立刻閃出阿爾卑斯山的晚霞的曲名﹐然後耳邊響起一串永遠不會遺忘的音符。此時我總是刻意的放慢車速徐行下山﹐沉浸在向晚時分綺麗的光影中﹐咀嚼熟如老友的樂章﹐回味半百人生裡一段青澀的歲月。

(原刊載於世界日報副刊)


附加信息

  • 作者: 任翔
閱讀 4091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六, 19 十二月 2015 10:36
登錄後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