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62019

Last update11:26:58 AM

Back 您目前位置:Home 心 視 界
常 春 騰

登高山渡長橋

孫子孫女到我這度暑假的六周轉眼即過。八月底我送他們囘瑞士讓他們調適時差準備一個禮拜後的開學,我也安排多待一個禮拜陪他們。可是到了那後才知道兒媳婦希望倆個孩子多運動多交朋友已經爲他們安排了一周六天每天上午九時至下午二時的運動營活動。這當然好可是卻讓我每天閑了大半天無所適事,附近的風景名勝早就去過不想再去,突然想起不久前在新聞上報導一座全世界最長的步行吊橋就在瑞士建成,就拉著兒子一起找關於這座橋的訊息。

這座在今年七月二十九日才通行的吊橋叫庫藍吊橋(Kuonen Suspension Bridge Charles Kuonen 是這座橋的主要捐款人)又叫然達吊橋(Randa Bridge, Randa - 然達鎮最近)在瑞士南部距兒子家開車三個多小時可達。網上的資料說從然達鎮到庫藍吊橋一趟來回需時四小時。如果一大早開車去晚上就可囘來,在家無聊,兒子又一再慫恿就決定一個人單槍匹馬去探險。

走遠路登高山之前是需要有充分睡眠休息的,但前個晚上沒睡好覺,一則因爲自己對這次單身探險的興奮和期待,再者也是孫女半夜跑到我房間要我抱要我陪她睡,這個丫頭知道我最愛她,對她總是有求必應的。等把孫女哄睡我也沒法再睡了,天還沒亮就開了車子上路。平時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上,沒幾部車子,要在美國早就踩油門衝了出去,可是在瑞士到處有照相測速,以前就被開過幾次罰單而且是囘美國後寄到兒子家,由兒子代付罰款被老婆不知念了多少次,所以一路開車都保持在速限以下。

路上很順利,出門兩個鐘頭後GPS把我帶到大山脚下叫我上“渡輪” (ferry),這段路沒開過,天色也還暗,心想山邊哪有渡輪,一定是GPS搞錯了。幸而前面有停著排隊的車子,問了才知道渡輪是指載車子的火車,把車子開上火車,再由火車載著上面的好幾十輛車子走二十分鐘的隧道,從阿爾卑斯山北麓穿越到山的南邊,這樣走比繞道開要省近兩個小時。車子開下火車後再開幾十分鐘就到了登山起點的然達鎮(Randa)。

停了車子,先到當地旅遊中心問了些登山的資訊,拿了份地圖就走進這個在阿爾卑斯山脚下海拔1408公尺,開闊,寧靜,清潔,美麗的小鎮。依著地圖指示一過教堂就開始往雄偉的大山上前進。在網上,在然達旅遊中心得到的訊息都是,這段山脚到吊橋來回的環形步道(circular trail)共8.7公里(不到5 英里),需時四小時左右。我平時步行(hiking)走兩三小時,四五英里是常事,就以爲這段路或許稍難也應該不是大問題。沒想到上坡4.3公里的垂直上升有999公尺,下坡4.4公里還又下降999公尺再加上天陰霧氣大,窄窄山徑上的石頭都又溼又滑,真擔心失足滑下山谷。跟兒子借的兩隻登山杖還幫了不少忙,在陡峭的步道上爬不到一小時就已氣喘如牛,繼續還是回頭的意念在腦子裏來來回回好幾次。不斷的休息鼓勁最後總算爬上了橋頭,可已花了三個半小時。

天陰還飄著小雨遠處的幾座大山只依稀可見但無法一覽全貌,但附近的景色還真是震撼人的美。建在兩座山峰上海拔2267公尺(7438 英尺)的這座吊橋本身也極可觀,長494公尺,離地最高處有86公尺,最令人贊嘆的是這座橋僅花了十個禮拜就建成。不知以後還有機會再來否,好好的把附近風景看了個夠才從橋的另一頭下山。雨開始越下越大,步道更是泥濘,我穿的普通球鞋當然比不上登山鞋,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可是還是滑了三次跤,除了鞋子褲子和外套全沾滿了爛泥,人還好沒摔着,心裏還想要是摔傷了回去可一定會被自始反對我來爬山的老婆給駡死。花了近兩小時才回到山脚下。

五個半小時的登山讓我大腿痠小腿尤其膝蓋又腫又麻,再加上渾身爛泥狼狽不堪,只能嘆息雄心依舊在,體力已不復了。回到旅遊中心稍作整理就開車往回走,開車離開停車場沒看見旁邊的矮欄杆,把兒子車的門上刮了好長一條,是此行唯一讓我懊惱的事。

來時開車只花了三個半小時回程卻開了五個半小時。除了途經兩個大城,伯恩(Bern)和 巴塞爾(Basel)周遭公路的塞外,還因爲疲憊不堪不得不在休息站停下來打了個盹。回到兒子家,洗了個澡飯都沒吃,倒頭就睡,一覺睡了足足十二個小時。第二天兒子媳婦問我這麽累的一天值得嗎,我說絕對值得,但是大概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力原  二零一七 年九月六日 紐澤西 畫眉小樓

閱讀更多...

雨季再來, 陽光乍現, 貪婪的深呼吸吧!

小鎮鄉居晨起, 推開大門步入前院平台, 陽光穿過三棵老松和煦的照耀過來, 前方起伏有緻的山坡, 披著雨季帶來的新綠, 藍天白雲下靜靜地醞釀著初春勃發的朝氣, 立定在這舒人心神的方寸之間, 悠然和緩的任沁涼的新鮮空氣在鼻息間游走, 幾番呼吸吐納, 全身舒暢. 擺動雙臂開始甩手暖身, 小鎮生活的一天就此充滿元氣的拉開序幕.
 
長年乾旱的灣區, 難得去年雨季如期而至連綿迄今, 繞著咱們的社區走走, 只見原本處處黃禿禿的山坡如今綠油油的一片, 美得像圖畫般, 讓人視野為之一亮。常穿梭兩岸三地, 霧霾籠罩的城市沒少經過, 因此格外珍惜鄉隅清新的空氣. 而每當雨季再來, 空氣中飽含負離子, 走到那兒都讓人呼吸舒暢.
 
不知道何時開始, 許多人想呼吸到高品質的空氣, 已是一種奢侈. 感恩, 在美夢小鎮, 這一項幸福隨手可得.
 
特別感謝肇寬兄在臉書上看到拙文後, 賦詩一首唱和:
春雨落灣區
大地青草綠
俯仰皆離子
雅士樂長居

閱讀更多...

[阿爾卑斯山的晚霞]讀書會,在欒樹下咖啡書房

第一次零距離與讀者互動,得到滿滿的感動,大家真摯的反饋與賞析,讓我受益良多,你們的謬獎更予我莫大的鼓勵。
被鳥銜去的櫻桃,是為人父母的我們,最有共鳴並心有戚戚焉的一篇親子散文。
一絲清明,正義凜然的阿嬤嚇阻打紅了眼的飆車族放下磚頭,是大家覺得最有畫面,最適合拍成微電影的文章。
空山聽雨緣,原來深山溪野的滂沱大雨,磅礡的氣勢竟吸引不只一人以身歷險,沉浸其中還有療癒心靈的效果。
一個人的武林,太極拳,已是大家知易行難,人人上手的養生運動。
男人也要保養,用的是那家品牌的產品,答案揭曉,是蘭蔻的。
人的一生只需要愛一個國家才是最幸福的,看完全書,自然理解了大時代裡滄海一粟的心聲。
記憶是寶藏,回味添幸福。這一場討論熱烈火花四射的讀書會,為我們又添了一份美好回憶,謝謝出席的讀者們。

閱讀更多...

從新澤西步行到紐約

從紐約長島搬到新澤西莫理斯郡(Morris County)轉眼過了十三年。新澤西的大小公園勝景我們幾乎都到過,當然橫跨壯闊的哈德遜河上雄偉的喬治華盛頓橋(GWB)也去了多次,但因爲步道窄;人多自行車更多; 橋上風大眼鏡帽子好像都要被吹掉了;川流不息的大小車輛的噪音震耳欲聾,所以每每走不到橋中央就返轉回頭。

上個禮拜天,老妻與我商量到哪去走路運動,到附近商場(mall)裏走雖然涼快但是無聊,到公園去風景佳但又怕初夏的蚊蟲叮人,我想到不如試著走完一趟喬治華盛頓橋,老妻欣然附議。

從家裏開到橋頭要不了三十分鐘,停好車子檢查帶了的水瓶和相機就走上橋頭步行匝道。我們到得算早,雖然不到九點已經有好多跑步的,健行的還有更多自行車騎士。“禮讓行人”的標示到處都是,可是自行車騎士在狹窄的步道上騎得飛快,老妻和我沒法倂行只能一前一後的走,還要注意前後疾駛的自行車。橋上風還是很大,還是好吵(下次來要記得帶耳塞)可是居高臨下兩岸風景盡收眼底,從曼哈頓最北端可以一直看到最南的紐約港出海口。

上橋後四十五分鐘我們走下了喬治華盛頓橋到了德遜河對岸的紐約市,老妻與我都十分興奮這可是我們頭一回由新澤西到紐約。在紐約橋頭的華盛頓高地(Washington Height)逛了一圈,才又上橋往囘走。這時橋上走路的,跑步的,騎車的人更多,窄窄的步道變得更加擁擠。在從紐約囘新澤西的路上除了要隨時小心撞人或被撞之外,看到的景色卻與從新澤西到紐約的來程完全不同。在橋上看到數不盡的大小車輛就在身旁的兩層橋面上飛馳而過,天空中好些老鷹在頭頂上翺翔,好長好大的拖船緩緩自橋下經過,看起來只有螞蟻大的快艇在寬濶的河面上拖了白白長長的水尾巴,原來陰霾的天也稍放晴,曼哈頓沿著哈德遜河邊上的高樓大廈閃著耀眼亮光看的更清楚。停停走走照了好些相片,再囘到新澤西橋頭已花了足足兩個小時,計步器也顯示我們走了超過一萬步。

平日得空我們總是喜歡到不同的地方步行,除了運動外更可欣賞大自然美景。附近凡是開車可到的步道(hiking trails)幾乎都有我們的足跡。這次在喬治華盛頓橋上橫跨哈德遜河卻是個全新的經驗,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再去體驗。

力原 于新澤西 畫眉小樓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

閱讀更多...

多瑙河遊輪紀行

半年前就買了四月份到瑞士陪孫子孫女過兩個禮拜春假的機票。臨行前三天兒子突然打電話來問我們要不要參加多瑙河遊輪十一天的行程?詫異的反問,孫子孫女怎麽辦,他説全家都去,再問預定參加的童子軍大露營怎麽辦,他説時間日期不衝突。到了孩子家第二天就一家六口搭飛機從瑞士飛維也納。下了飛機立刻由遊輪公司接待人員接到多瑙河畔的碼頭上船。

這趟多瑙河遊輪行是維京郵輪公司爲了開發中國市場而準備的新船試航(Shakedown) ,這艘船(Viking Njord) 2012 年下水,去年底重新徹底翻修,從厨房設備到全部標識都改爲中式中文,整個船上五十多位駕駛輪機行政服務人員百分九十以上都是中國人,就連厨師都由南京和四川請來。這次試航的遊客都是維京郵輪公司邀請的客人,十一天行程的船上吃住岸上遊覽完全免費,就是要看看大家的反應如何,要大家提供任何可以改進的意見。兒子受邀我們也順便沾光。 

海上郵輪旅行我們有過近十次的經驗,河輪倒是頭一遭開”洋” 葷,尤其幾乎全中國人的船對我們更是開眼界。海輪河輪最大的差別是海輪動輒十幾萬噸可搭數千名遊客,河輪衹有2000多噸只載百餘位乘客。就因爲大,海輪上有很多個餐廳有賭場有夜總會有劇場有游泳池有健身房,我們搭的河輪只有一個餐廳一個酒吧兼交誼廰。但是也因爲河輪人少,遊客與遊客,遊客與服務人員間能有更親密的交流。我們就在船上認識了好些新朋友。

只有八百公里的航程實在不長卻花了十一天(掐頭去尾只有十天)時間,一路走訪了奧地利,德國,斯洛伐克,捷克和終點站的匈牙利五個國家。前三天船都停在奧地利的維也納每天有船公司的大巴士接送大家到不同景點遊覽,我們拜訪了美泉宮(Schonbrunn Palace,貝爾維第宮(Schloss Belvedere)和維也納的市區,好些景點以前就拜訪過,比起以前的“自由行”這次有導遊解説卻又是不同的體驗。遊輪公司另外還特別安排了一場小型音樂會,雖然演奏的都是耳熟能詳的名曲,可是能在音樂之都再聼到還是蠻陶醉的。 

第三天晚上開船,第四天一早船停在奧地利的施匹支(Spitz)小鎮。大夥上岸參觀了多瑙河岸邊山坡上的葡萄園,品嘗了當地的各式白酒,午餐就在酒窖裏的餐廳吃當地美食配當地美酒。 

第五天船到德國巴紹(Passau)小鎮,很多人坐巴士到兩小時車程外的慕尼黑玩一天,慕尼黑我們去過幾次就沒跟去。留在船上逛這個小城倒也是個很好的選擇,地方雖小卻也頗有可觀,囘船上還可以藉機把時差調整一下。

第六天到了奧地利的薩爾斯堡(Salzburg),這個莫扎特出生的小鎮,也是電影“真善美”(音樂之聲,The Sound of Music)拍攝的背景城市,我們去年才來過。過了一年重訪舊地,帶了孫子孫女在小巷中穿來穿去看他們舔著手中的意大利式冰淇淋(Gelato)也是十分暇意。

第七天船停奧地利的林茨(Linz),吃過早飯就全體搭車到捷克除了首都布拉格之外最有名的城市克魯姆諾福(Cesky Krumlov)。我們去過布拉格可是沒到過克魯姆諾福,原來還想單程要花一個半小時去看個小鎮值不值得,到了後才慶幸有機會到此一遊。山邊小城被河環繞著,顔色鮮亮的房子古色古香,在城堡中吃了頓豐盛多樣的捷克式大盤肉才囘船上。吃過晚飯我們帶著孫子孫女留在船上,兒子跟媳婦兩人還下船在林茨市看了場唱貓王(Elvis)老歌的演唱會。

第八天拜訪奧地利的梅克爾(Melk),聳立多瑙河畔小山丘上的梅克爾修道院裏裏外外都很美麗壯觀,我尤其喜歡那的圖書館,有機會在那讀書不知該多好。時間還多我們就在乾净安靜的小鎮上閑逛,居然找到了個有兒童遊樂場的小公園,孫子孫女在那瘋了好久才囘船上。

第九天抵達斯洛伐克的首都巴提斯拉法(Bratislava, Slovakia),我們去年在這個城裏住過一晚,去年不覺得怎樣,這次再訪還是覺得不過爾爾。

第十天停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再一次到我心目中這個東歐最美麗的城市很是高興而且這次是坐船來的,在多瑙河上可以在不同角度欣賞布達佩斯的絢麗。馬緹斯大教堂(Matthias Church), 漁人堡(Fisherman’s Bastion), 布達宮(Buda Castle), 國會大廰(Parliament Building),。。。還都是那麽壯觀美麗。可惜沒得空帶孫子孫女到極有名我們沒去過也想去的動物園逛逛,也沒能再去華麗的溫泉浴室享受一番。倒是維京特地讓我們的船在天黑後沿著多瑙河的景點上下轉了一圈,夜色下的布達佩斯被金色的探照燈照得金壁輝煌,絢爛耀目。

第十一天,尾聲。有的開車有的坐火車有的搭飛機,大家依依告別各自帶著滿腔回憶踏上歸途。

這段意外的多瑙河遊輪旅程,每天吃的是中式大餐,整天講國語,船上裏裏外外的服務人員極其熱心誠懇,行船也比海輪平穩得多,若不是好些地方都玩過,維京公司安排的路程景點我們是會感興趣的。唯一不足的是船上沒有健身房,頓頓大吃又沒有運動來消耗些熱量縂有點罪惡感。

兒子問我會不會有興趣再搭河輪旅遊?我說不會,不是吃得不好,不是服務不好,我們接受免費招待那當然更不是價錢問題,我還是認爲河輪旅遊的節拍太慢了些。好幾年來縂是想説服在瑞士的大兒子一家和在波士頓的小兒子一家一起到遊輪上做一次全家度假旅遊,遊輪上娛樂吃住應有盡有,大家可以輕鬆享受全家團圓的時光。但是兩個兒子兩個媳婦都對海輪都沒興趣,主要是怕暈船,或許安排河輪旅遊大家就可以凑齊了呢!?

力原

2017 五月二日  于新澤西 畫眉小樓

閱讀更多...

童軍大露營的體驗 (Normandy Camporee 2017–Transatlantic Council)

小時候看到同學穿著帥氣的童子軍制服總是羡慕極可是父母養我們兄弟姐妹四人供我們念書已萬分吃力,任何需要另外花費的活動對我們都是奢想,參加童子軍就一直只是我一個童年的夢想而已。等兒子上小學跟鄰居同學們鼓動著一起參加了幼童軍,我雖然不是童子軍但也成了當然義工。平時開車接送不説,協助募款,籌備活動,與其他童軍團體聯絡,。。。成了例行工作, 一轉眼幾十年就過去了。

今年四月,六歲的長孫第一次參加在法國諾曼地每三年舉行一次的歐洲地區童軍大露營(Normandy Camporee 2017–Transatlantic Council)我們兩老千里迢迢從美國飛到瑞士就是為他助威打氣。

行前,兒子爲他的兒子準備帳篷,睡袋,水壺,電筒,童軍制服,肥皂,牙刷,牙膏,。。。看得都累,想想三十年前我也為他做過這些瑣瑣碎碎。從瑞士巴賽爾(Basel Switzerland)到法國諾曼地(Normandy France)有700 多公里,爲了趕這一段路,四月二十日一大早不到七點就上路。除了媳婦臨時有事不能同行,老妻與我加上孫子孫女和兒子一行五人載了滿車的露營裝備開開停停花了12 個鐘頭才到第一站租的小屋子。趁天色還亮我們放下行李就趕到十幾分鐘車程外的Mont Saint-Michel.

Mont Saint-Michel 可是久仰大名,到今天才能親訪。在夕陽下看這個高聳海灘上的城堡真是美極了。參觀過這麽多城堡,Mont Saint-Michel絕對是最壯觀最美麗的,唯一可惜的是沒遇到漲潮,看不到整個城堡漫在水中的曠世美景。第二天一早又再細看了一次Mont Saint-Michel才開車到兩小時外的諾曼地。

兒子體諒我們兩老還得帶個四歲的孫女,沒讓我們睡帳篷,給我們在離營地十分鐘的小鎮上訂了旅店,到了旅店先把我們安頓好(旅店裏沒人會英文)再一起到營地看他們搭帳篷。到了營地看到滿山遍谷的帳篷,數不盡的大小童子軍,真是壯觀。先辦報到,領了名牌和識別手環就依圖找到孫子所屬的瑞士巴賽爾童子軍團隊區,好些人比我們早到,兒子孫子找了塊平坦的草地把他們的帳篷搭上。他們的雙人帳算是最小的,有的帳篷像大巴士一樣大,有長的,有圓的,有方的還有些不規則形狀的,顔色更是千奇百怪真是開了眼界。鑽進小帳篷跟滿臉興奮洋溢的孫子道別,約好第二天一早再來。

第二天一早在小旅店吃了早餐,跟旅店主人比手劃脚的“聊”了一陣子就開車到營地。今天比昨天我們離開時人更多更熱鬧,問孫子睡得好嗎,他直點頭,兒子卻在旁哈欠連天。看他們跟著同團隊的夥伴們混亂的一起吃早餐,然後就全團搭巴士開始今天的活動。先拜訪了諾曼地美軍公墓,一萬多名二次大戰中陣亡的戰士埋骨于此,一排排整齊排列的白色大理石墓碑道盡了戰爭的可怕和和平的可貴。接著看了附近的德軍公墓,葬于此處的德軍也有一萬多名,這裏的整體規模比美軍公墓小得多但是莊嚴肅穆的環境,動人心魄的震撼卻是一樣的。再看了一個紀念諾曼地登陸的博物館然後就到諾曼地登陸最有名的奧瑪哈海灘(Omaha Beach)開童子軍營火大會。

上千喧嘩的童子軍和親友,四處飛揚的是各個國家,地區,團隊的旗幟,圍著中間的營火,大家都興高采烈的把一大片海灘擠得滿滿的。節目開始,先是介紹各地代表,除了幾位從美國總部來的資深老童軍外還有好幾位肩上滿是星星的美國將軍,他們是在歐洲駐軍基地的司令官。接著為在場的幼童軍(Webelo)進階為童子軍(Boy Scout)掛臂章;童子軍榮譽團(Order of Arrow)誓師;最重要的是為那些新贏得童軍最高級別的鷹級童軍(Eagle Scout)佩勛.最後點燃營火,現場歡聲雷動。晚餐是由美國童軍總部準備的西班牙海鮮飯(Piaya),上千人排隊等幾十個厨子圍著十幾個超大鍋子準備Piaya,也許是餓了,也許是現場高昂氣氛,也許是兒子孫子妻子都在身邊,覺得這事實上火候不足的飯還真好吃。圍在營火旁聊天直到月兒升起才搭巴士囘營地。

第二天又開了十個鐘頭車回家,路上談的全是這次大露營的趣事,看著孫兒興奮發亮的眼睛我們更覺得是不虛此行。回家一個禮拜,一看到帶回來紀念掛在書桌前的鮮紅識別手環,就想起大露營的勝況,自己沒能成爲童軍但是兒子孫子卻有承傳,我的童軍夢也算圓了。

力原

2017 四月三十 于新澤西畫眉小樓

閱讀更多...

New York City 2017

閱讀更多...

Adventures In Turkey 2016

Adventures In Turkey 2016

閱讀更多...

神仙家庭的滋味, 在團圓大稻埕

這次來台北很意外的邂逅了「團圓大稻埕」, 一個以美食為源頭, 廣納百味讓愛團圓的文創交流平台.

我的新書「阿爾卑斯山的晚霞」, 正有兩篇散文「擔擔麵的滋味」、「神仙家庭的滋味」是描述一個家庭在茁壯的過程中, 一家大小共品庶民美食, 吃的其樂融融的文章.

謝謝老友黃河明的牽線, 與此共創舞台的執行長顏瑋志見面, 聊了會兒後一拍即合, 即刻決定策劃一場美食饗宴, 與大家分享一下是甚麼樣的美食, 居然吃起來會有神仙家庭的滋味, 而這滋味竟還潛藏孕育了三代團聚的故事.

要在團圓大稻埕一展廚藝的消息披露以來, 好友們的關切多半是訝異:", 劉萍, 你還會煮菜呀?" 沒錯, 別人是君子遠庖廚, 我可是"君子愛庖廚", 旅居美國期間廚藝還真是突飛猛進. 這幾年常回台北 Long Stay, 一方面台北家中廚房小,一方面台北外食實在是方便又美味,我就鮮少在台北下廚, 以至被台北諸友歸類為清談派: 說的一口好菜. 要把阿爾卑斯山的晚霞一書中的"神仙家庭的滋味:牛肉芋頭湯"以散文與佳餚美妙交融的方式呈現, 得以在台北下廚做羹湯, 大展身手, 心中還真是雀躍. 至於有多好吃呢? 現場品嘗就有答案啦!

12/10週六下午3:00-5:00, 在迪化街一段155號團圓大稻埕,一場素人初展廚藝並介紹新書的活動展開了, 承蒙舊雨新知捧場, 圓滿順利. 有別於一般新書發表會, 加上現場烹飪的貫穿, 燉煮炒燴, 文藝氣氛外還滿室生香. 美食就是共通的語言, 糯軟的小芋頭, 滑嫩的牛肉片, 融燴了蔥薑蒜微辣鹹香的濃湯, 看大家試吃時的驚喜表情, 我就知道原來大家在心中無法想像的搭配:牛肉與芋頭煮成濃湯? 已被欣然接受了. 感謝我們常春騰共同創辦人, 也是攝影達人, Jimmy為大家拍下了現場的過程, 請看圖庫望梅止渴一番.

特別要感謝剛結識的喜大人協會吳延錦理事長與多位喜大人蒞臨互動, 尤其感謝也是資深名記者的秘書長駱紳兄, 圖文並茂的把活動內容披露在喜大人的刊物"紳報", 我就借花獻佛, 摘錄駱紳兄生動的文字, 和大家分享更多當天的景況:

[下午,大家又趕到迪化街「團圓大稻埕」, 參加作家劉萍「牛肉芋頭湯食譜教學」,享用美食與互動。

劉萍先生在今年的新書《阿爾卑斯山的晚霞》裡寫道,「舊時週末全家收看神仙家庭影集時,父親總會煮一鍋熱騰騰的牛肉芋頭湯給大家解饞。多年後在美國的家中再次看到神仙家庭時,兒時回憶湧上心頭之餘,齒頰間也溢出父親拿手芋頭湯的滋味,想來嗅覺與記憶便是如此交融在人的生命歷程當中。」劉萍現場教大家這道緊扣記憶的父親拿手菜「牛肉芋頭湯」要怎麼做,分享記憶中的故事與懷念的幸福滋味。

會員們還買了劉萍的新書《阿爾卑斯山的晚霞》,請作者現場簽名。該書收錄了作者劉萍31篇豐富過往歲月集結的散文,按時間推演共分為六大篇章,內容圍繞著童年歲月、成長經歷及生活體驗,以真摯無特意雕琢的文字呈現,帶出一種誠懇、邀請讀者進入他平凡卻又專屬於他的獨特歷程,非常值得向大家推薦。]

活動精彩落幕,  我也在聖誕鈴聲催促下回到了美國家中, 整理好友的圖片與文字, 台北廚藝初登場與大家互動的溫熱, 不知不覺盤旋在心中,久久不曾散去

閱讀更多...

2016歲末家書

親愛的親朋好友,您好。又是歲末,依例向  您報告我家一年的瑣瑣碎碎。

去年八月正式退休,今年是頭一年享受了整年的退休生活,自覺十分愜意。讀了好些閑書,看了好些電影,打了好多場球,也開始規規矩矩的學打太極拳。值得一提的是,不像以前教書時每次出遊總得寒暑假,寒暑假旅遊費用總是較高而且到處人擠人,退休後就不再受此拘束。去年底就有大學同學會的夏威夷七天郵輪遊。之後就從夏威夷飛到十二年沒囘去過的臺灣待了兩個禮拜。今年春天去了趟加拿大的多倫多和渥太華,秋天又到加拿大魁北克和緬因州逛了一圈賞楓。十二月中我們飛到波多黎哥上船,郵輪在加勒比海停四個島然後航返紐約,紐約已開始下雪結冰,這一趟短短十天也算是避寒之旅吧。每年為了呈送給  您而準備的“年終匯報“從手寫到學會了用中文打字,算算也有二十五年的歷史,今年這份可是頭一回在船上寫成的。

行程這麽多,最精彩最值得提的可還是暑假跟孫子孫女一起過的三個月。五月中住在瑞士的孫子(Moxie,存羲, 201010月生)和孫女(Quintessence, 存湄,20143月生)到我家過暑假,這是他們兩人沒有爸媽陪第一次在爺爺奶奶家過這麽長的一段日子。沒來前大兒子任鈞和兒媳婦就已經千叮萬囑兩個小傢伙在我這一定要如何如何,一定不可如何如何,爲了怕沒有下一次,我們當然也盡量配合,像學游泳,每天念書,每天運動(跆拳道),不准挑食,不可看電視等,但是常常寶貝們一撒嬌,一哭鬧,爺爺奶奶就投降了。奶奶上班,大部分活動都由爺爺我負責安排和接送。那段時間每天除了開車帶他們上這種那種課外,待在家裏不一會就要胡鬧,所以得去圖書館,去遊樂場,再不濟也要到附近的mall逛逛,莫非是想消耗些這兩個小傢伙似乎無窮的精力,即使如此每晚睡前對他們調皮搗蛋不願睡的耍賴還是得使上各式各樣威嚇利誘,卻還是不一定效,每天都把我搞得筋疲力盡。

除了在家附近活動之外,還帶他們去了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自然歷史博物館,皇后科學博物館,布魯克林兒童博物館,植物園,中央公園和新澤西的自由科學博物館。當然他們是玩的不亦樂乎,我在後面追,怕他們惹禍,怕他們碰傷,最最擔心的是怕這兩個寶貝跑丟了,衹要出一點事我這做爺爺的可萬萬擔待不起。

兒子和媳婦爲了不讓孩子看電視,家裏連電視都沒有,對電腦也嚴格限制孩子們只能在周末玩一個小時。這個規定害得我自己都常沒法子看電視電腦,幾番周旋才決定暑假在我家限制放寬鬆些,不過要先學半小時的中文才可看半小時的電視或電腦,爲此我們還特別給他們訂了一份幼兒中文電腦教學節目。一得空他們就說“I want to learn Chinese”(我們要學中文),當然不是他們愛學中文,衹是要混過半小時中文課程才可看他們真正喜歡的卡通節目。一個暑假過去倒也學會了數數(一到十),認識很多顔色和各式水果的中文念法。更學了好幾首中文兒歌。他們回去後每次我們視頻通話都要考考他們,出乎我們意料的他們似乎也都還記得。

暑假轉眼過去,老妻與我不得不把兩個寶貝送回去。一到他們家第二天就開車到瑞士山中兒子特地租了一戶休閑公寓,全家一起去玩了一個禮拜。除了坐觀光火車穿過阿爾俾斯山到意大利玩了一趟,還試了登山火車和纜車到幾個附近有名的峰頂上,穿著短褲短衫在雪中登高望遠。最讓我震撼的是在森林中聼了場室外交響樂表演,伴著風聲蟲鳴鳥叫真的像是天籟一般。等兩個寶貝開了學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先搭火車到德國法蘭克福參加了個訂好了的八天東歐巴士旅行團,然後我兩又再做背包客單獨到柏林和華沙轉了六天才打道回府。到了家,只覺得家裏每個轉角都還看得見小傢伙的身影,處處充滿了寶貝們在這的甜美記憶。

還有件值得分享的喜事是結婚已五年的小兒子任銓明年五月要升格做爸爸了,我們也要多了個孫子孫女(還不知性別)。已經答應到時候我會去幫忙,還開玩笑說是男孩去一個月,要是女孩就去兩個月。秋蓉怪我偏心,可是有兩個兒子沒有女兒的我,確確實實喜歡女娃兒要更多些。

拉拉雜雜報與 您知的,全都是我家這一年的閑聞瑣事。

在此我們全家祝福 您與您所愛的在新的一年,平安,健康,快樂,如意。

力原 秋蓉    2016 歲末 航行於 加勒比海中

閱讀更多...